「行摄间」

微信公众号“摄影与诗歌”(zzw-1028)金牌栏目 「行摄间」官方LOFTER,该博客目前只发表「行摄间」的推送和相关内容,成员请不要发表和转发其它内容。
新浪微博:@行摄间

〖 说出你照片背后的故事 〗第010篇 | 来稿合集选登



图文 : zhtiny

遥望的老人


2014年夏天,我和朋友们包车从拉萨去往日喀则游玩,因为之前发生了几起交通事故,所以当时西藏全境限速40千米/小时,司机师傅开车稍微快了一点,为了应付检查完成限速卡要求的时长,司机将车头一扭拐进了一个小村落,准备在这个村落稍微停顿一会。汽车轰隆隆地驶进这个宁静的村落,有几个孩子在小路边玩耍。我看见一个老人匆忙地从家中走出来,扭头看往孩子的方向。我举起相机,赶紧地抓拍下这个时刻,这是白发老人对年少的孩子放不下的牵挂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图文 : 陈川

故乡


回到家乡时,湖中的水已被放干,河中的鱼被捉去卖了。偌大的湖中只有一艘搁浅的船,这艘船是我家的,现在不种田,便给渔民用来喂食了。91年时江淮地区发洪水,大水一直淹到老房子门口,父亲便撑着这条船搬东西,将湖边新房子的东西往高处老房子里搬。这个湖是一条河的尽头,91年之前它也是另外一个大湖的一部分。经过那次洪水事件,便修建了一个堤,隔了这么一个小湖出来,以防洪水。

岁月苍苍,如今依旧天蓝水清,却再也没有了洪水,这条船也一直在这条河里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图文 :侯泰Houtai

温暖的关系


中缅边境云南畹町,隔着一条边界河,她们站在缅甸的那边,我在中国的这边,她看见我拿着相机在河对岸对着他们那边拍摄,便急忙拉来她的孩子和母亲招手示意让我给她们拍张照片,她们不知道我是谁,也知道拍了我也没机会把照片洗出来送给她们,但还是很认真的对着镜头微笑,然后心满意足的离开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图文 : 许志鸿

斑马斑马


"说出你照片背后的故事” 自己一个人,三月份的江浙沪之行,刚刚从上海搭高铁到苏州,到了住的旅店已经将近十点了,打开手机地图发现离我不远处便是苏州的平江路了,想都没想便走了过去,一路上,乌漆墨黑的小路,自己一个人孤独感不由自主地涌了上了,越走越害怕,就是这个时候,"斑马斑马,你还记得我吗?我是只会歌唱的傻瓜……"熟悉的民谣瞬间好像让我找到了归宿,我毅然决定一路走下去,终于有了这副图片里的场景。在平江路的路边,一个民谣歌手背着吉他,用他沙哑的嗓音唱着宋野东的《斑马斑马》,来来往往的游客安安静静地听着他唱,我孤独不安的心在那一刻得到了感动,那一刻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听着歌,享受这一刻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图文 : 吴晓彬

再游韶山及花明楼


今天公司组织去了两个地方旅游,分別是韶山冲及花明楼,给我感受都没什么区别。如果非要有,那就是花明楼要显得土豪些,刘家也显得比毛家富裕些,除此就真没什么了。事实上,我分别于12年去过韶山,14年去过花明楼。

我不知道来这里有什么意义。如果只为瞻仰伟人故居,那么一定会让你失望。我不是说,不可以来。我的意思是,当所有的名人故居都千篇一律的时候,那么去一个地方和去十个地方有何区别?

我甚至在想,当旅游成为一种形式,那旅游本身还有任何意义?“到此一游”也只是到此一游!!景点与历史关系,景点与人的关系,我们感受到了什么?在到此一游下,与我们也就没什么关系了。在导游小姐的带领下,走过一个又一个景点,复读般的念出一些文字,事实上这并不能让人们了解多少。当然,所有一日游都不能深入了解。

当我坐在毛图书馆休息阅读时,我感受到的不是安静。只要一有人来,就会变的如菜市场一般。这似乎是一种常态了!

我不是特意去批判什么,当批判只剩批判,那批判本身就沒有价值了。我只是说了我的感受,当我站在毛曾经走过的地方,我不禁反思当下的某些旅游,景区的现状。我看着我的同伴买的铜像,和记念牌。我不禁哑笑,我不能说什么,事实上,我也没权力对她们评判什么。当人们走进故居,看到的是一个又一个柜台,柜员们向游客推销各种记念品,甚至整条记念品街,严然一个市场。当人们向毛的先人拜谒时竟然收费,投诉无门时,除了愤怒,我还能干什么?最多也只是把它写下来,除此之外,我无能为力。

我看着他们对着文物,历史资料拍照,或自拍。人潮拥挤下,大家有说有笑的议论着什么,我突然觉得我只有离开这里,我才能真正去思考。或者说,当我站在集市般的展厅时我无法用我的眼睛去观看任何东西。于是我只有逃离!我无法想象他们能得到什么,仿佛他们来这里只为拍几张照片好证明我来过。似乎这也形成一种新常态了!

去年去佛山紫云阁,我发现石桩石板,大树,竹子到处都是到此一游,或是某某爱某某,我感觉我的愤怒不知道从哪开始,除了沉默也只能沉默了。在整个社会环境下,我们终于变成了沉默的大多数。

我并不能给出什么答案。事实上,在这种现实中我自己也是迷茫的。我不断的抛出问题,不断的试图解释什么,反而使我更加迷惑。我们活在这世上就像“到此一游”一样,除了不断增加的欲望,然后不断去满足,除此我们留下了什么?或者说,我们真的得到了什么?就像我们花钱,时间去各种胜地,我们不就是去感受那里的文化气息,感受不同的人文风貌,以及养育了那些作为伟人或者名人的山山水水,以此来丰富我们的生命。但这似乎已经变质了。在商品社会的侵蚀下我们变成了商品本身。我们变着法子出售自己,当最后我们变成了一堆骨头一堆泥土,我们终于和那些伟人,圣人可以平等时,才发现

我们的生命至始至终都不在一个质上。


* * *

摄影与诗歌·文艺是你内心的生活态度

摄影·诗歌·艺术·电影·音乐 | 微信·zzw-1028

《摄影与诗歌》 编辑组

2015.07.04

* * *


按:“说出你照片背后的故事”征稿活动长期有效,欢迎订阅者参与投稿。投稿邮箱:414705447@qq.com 、jiubei1028@qq.com,或在公号直接留言贴图投稿。或加微信:zzw4605077,微信投稿。对采用的稿件编辑组将送一张公号明信片纪念。

凡是投稿来的作者,一般情况都会采用,这样合集发出的还会继续,之前还有部分作者的未发出,请等待。


评论
热度(9)

© 「行摄间」 | Powered by LOFTER